□ English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国内离婚 国内继承 业务范围 香港离婚继承 澳门离婚继承 台湾离婚继承 法律文书
首席律师  

孙长刚 律师

涉外婚姻家事与财富传承律师网
首席律师:孙长刚
电话:010-62684688-8050
手机:13120327912  13671188466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
邮编:100080
邮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中国技术交易所大厦
A座16层
微信:lihunlawyer
电话:010-62684688-8050
Email:lawyerscg@sina.com
微信联系孙律师
专业团队
·首 页 >> 热点追踪

一位嫁给日本人的中国女人
发表于2006-9-20      


来源:出国资讯   

  福华楼中餐馆夹在东京涩谷挤满了按摩院、酒吧、夜总会、偷窥所的一条

街上,多少让人感觉有点扎眼,或者说有点不合时宜。 
  
  云芳在给我们点菜的时候,脸上明显地透着一股疲乏的神情,她看上去有

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个头中等偏下,眉清目秀但脸色憔悴,可能是工作服较大

的缘故,她就显得更加矮小,给人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我注意到她的右脚有

一点点的跛。她工作的这家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挺多,还设有外卖。店里就

老板娘和在后面厨房里面忙乎的老板娘的丈夫和她3个人。老板娘负责应酬与

收账。她负责给客人点菜和收拾、洗涮碗筷。20年前从上海来的老板娘跑过来

与亚希子和我寒暄。亚希子是这儿的老顾客,有时饿了就打个电话叫这家店的

外卖送到楼上。店里的客人有时也带小姐在此吃宵夜。福华楼倒是沾了这条街

上没有饭店的光,生意一直不错。

  “云芳可能干了,帮了我的大忙,客人中的中国人也都喜欢她的实在

劲。”老板娘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向我介绍她店里惟一的一个服务员。今天是

周六,客人好像比平时多一些,看着云芳忙碌的背影。我与朋友一边用餐一边

向老板娘打听云芳的一些情况。

  “她是与日本人结婚过来的。本来我不认识她,但是与她结婚的日本人与

我住在同一所住宅里,她的事情我也就多少听到、见到一些。我是在楼下她丈

夫的汽车里发现她的,一连3天晚上,她都睡在那里,日本人一般不愿意管闲

事,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怪怪的,看上去不像日本人。我每天接送孩子的时候,

发现她神情古怪,好像日语也不太会说,觉得她像中国人,好管闲事就上前打

听了一下,也就是这样,认识了,成了我店里的服务员。听她本人讲,她被日

本男方骗了。”老板娘讲到这里站起来给要走的客人去结账。

  “这家店的老板娘刚来日本的时候一无所有,现在搞起了这么红火的小

店,两口子带两个孩子在日本稳稳当当地过日子,连我都羡慕。”我知道亚希

子说的都是心里话。她经常发牢骚说,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抽烟喝酒,

但是现在她做的这一行恰恰是每天与各式各样的酒与杂七杂八的烟打交道。她

多么希望能经常开开门,放放屋子里那浑浊的空气与客人醉醺醺的酒气,但是

她开的这种店就是这种性质,灯光昏暗,半遮半掩,半推半就,没有办法。

  老板娘回来后又端上来一盘她们自己做着吃的松花鸡腿,继续讲云芳的故

事。

  “她是经她家乡日本孤儿后代的介绍与那个日本人相亲认识的,听说一起

去了七八个日本人。她们20多个未婚的、离婚的、丧偶的站了一排,让日本人

挑选。选上的兴高采烈,没有选上的直叹气。云芳因为是未婚,占有较大的优

势,被和我住在一个楼上的日本人选中来到了日本。”

  “不过云芳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我知道许多人都嫁到偏远的山区和渔村之

类的地方,打打闹闹的没完没了!”我觉得相比较而言,能从黑龙江来到东京

这样的大城市,她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虽然这种像选商品似的相亲无法让人恭

维。

  “其实,从年龄等各方面条件看,她的丈夫还是不错的。如果她的日本丈

夫没有癫痫病。她俩还真是般配的一对。”
 
  “癫痫病?”

  “对!听说还挺厉害呢。听云芳讲,她刚来日本的当天晚上,丈夫可能是

因为兴奋过度犯了病,把她扒得就剩一件小裤衩后,自己脱得精光,露着一身

的胸毛满地乱跑,嘴里一直嚷着什么心情好之类的话儿,还要抱着云芳往楼下

跳。云芳哪见过这阵式呀!当时就吓得瘫在床上了。等她清醒的时候,发现丈

夫躺在靠近阳台的地板上口吐白沫,手和脚在不停地抽着疯。云芳明白自己找

了一个有病的日本丈夫。云芳不敢报警,也不知道如何报警,介绍人留的日本

手机打电话又没有人接。没有办法,她知道丈夫接自己的时候开的车就停在院

子的停车场里,她匆匆忙忙的胡乱穿上衣服就跑到她丈夫的汽车里睡到天

亮。”

  就这样,一连3天,云芳都是在汽车里度过的本应该是蜜月的时光。她的

丈夫知道自己有病和犯病的事情被云芳知道后,情绪一落千丈,癫痫病隔三差

五地犯,或轻或重就来那么一次。云芳也就隔三差五的往院子里的车上跑,找

自己睡觉的地方。看着云芳的这种生活状况,我有点于心不忍。我就跟她丈夫

商量允许云芳到我店里帮忙,住在店里,每周回家一次。她的丈夫还真的同意

了。现在,云芳面临的问题是她的日本人配偶签证只有一年,而且已经过去了

4个月,到明年需要更新的时候如果她的日本丈夫改变了主意,云芳就必须回

国。我这个小店也没有能力为她做雇用担保。”老板娘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

情。

  “云芳自己的打算呢?”我关切地询问到。

  “她说走一步看一步,不行就‘黑’下来,反正‘上天饿不死瞎家雀’。”

  云芳的身影由远及近地向我们这桌走来,身影看起来更疲惫,但眼睛却放

着光,在彷徨中透出一种对前途的莫大的期待。我仿佛又看到了一个弱女子在

东瀛跋涉的画面在由远及近地扑向我的眼前,定格在福华楼中餐馆那热气缭绕

中的财神像上。

关闭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电  话:010-62684688-8050  
手  机: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关键字:涉外离婚律师
版权所有:孙长刚 律师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
中国技术交易所大厦A座16层
邮  编:100080   京ICP备案:07009335